首页 >>新闻及资讯
新闻及资讯

    最近这几日,某知名艺人代孕又弃婴的瓜,刷遍了各大网络平台,也再次让代孕进入公众视野,无巧不成书,笔者曾对代孕问题做了深入思考。娱乐圈的江湖咱不懂,好在对法律略知一二,就“朝花夕拾”从刑事角度思考,《刑法》为何没有将代孕收入囊中?

 

“赏金猎人”就是奔着赏金去的

代孕是指有生育能力的女性借助现代医疗技术,为他人生孩子的行为。据新京报报道,不完全统计我国大约有400家代孕机构,都是地下交易。代孕黑色产业的暴利各大媒体都有报道,根据央视记者的暗访,某家代孕中介机构提供不同套餐,找人代孕,分“不包成功”和“包成功”两种模式,价格在40-91万元之间,而中介机构的利润率在60%左右。

大大有赏就必有匹夫,中介机构在整个代孕过程中唯一的目的就是赚钱,而且是赚更多的钱。在这个目标之下,他们必然会节约各种不必要甚至必要的开销,这些代孕女性被根据外貌、学历、身体健康状况等综合“定价”后开始进行工作,他们的心理和生理健康状况不在他们的考虑之内,拿到更多钱也是中介考虑客户需求的动力。

 

代孕“这条鱼”到底能游多远

代孕虽然饱受指责,但这种指责更多的针对中介机构、因各种原因弃养孩子的委托人。基于对“出卖血肉”代孕女性的同情,舆论的炮火几乎没有朝向他们,而是展现出悲天悯人的情怀。静下心考虑代孕女性是否触犯刑法呢?目光在刑事法律中打量一番,真的没有一个网格能够把代孕这条鱼抓住,根据罪刑法定原则,代孕不犯罪。

虽然代孕本身不犯罪,但是有部门规章禁止医疗机构从事商业代孕,即2001年原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第3条规定,禁止以任何形式买卖配子、合子、胚胎。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第22条规定,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医疗机构违反本办法,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给予警告、3万元以下罚款,并给予有关责任人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实施代孕技术的。

因为刑事法律的严厉性,只有严重破坏某种社会关系时才会被科以刑罚,笔者个人认为代孕者与卖淫者一定意义上具有共通性,如果需要严厉惩罚,也应该是组织者。

 

量产?市场化?无论如何都不该便宜了那些“人贩子”

我国2015年底提起修订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草案)》中明确规定了“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法律中却删除了这一规定。这种立法修订的上述做法,可能会导致某些群体产生了某种认识,我国意在逐步开放代孕?以应对不孕不育、失独等带来的社会压力?笔者认为,代孕是一个巨大的社会课题,绝不是一个调研报告就能得出结论的,可能正因如此立法时争议过大,才予以删除,但绝不意味着鼓励代孕。

不敢畅想假如放开代孕会怎么样,代孕女性会不会待遇提高些?中介机构是不是不那么黑了?市场指导价可以调节过高的需求成本?回到2021年初,400多家的代孕机构每年要产生多少代孕婴儿?又有多少代孕女性受着剥削甚至为此付出惨痛代价?这又是细思极恐的问题。

 

笔者以为要严厉打击代孕服务,因为这里面可能会隐藏太多的社会问题,贩卖、伤害、欺凌、剥削都是问题。在那个地下黑色产业链中中介服务者赚的盆满钵满,代孕女性可能伤痕累累,这是他们建立的一个市场规则。婴儿被量产出来,只不过订单是提前下的。

生命需要敬畏,婴儿也不是产品,愿所有女性能被温柔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