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及资讯
新闻及资讯

     拿到撤回起诉裁定书的那一刻,对于杨某四年来的担忧与压力,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一审判决杨某构成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罚金六万元,杨某的公司为单位犯罪,罚金十万元。上诉后发回重审,经补充证据再次开庭,等待了九个多月。

接受委托,检索裁判文书网等公布的相关案例,结果让人失望。刑辩律师就需要勇于在失望中找到希望,并为此努力。结合本案事实与证据,确定辩护思路为本案证据不足以证明杨某构成非法经营罪,提出如下辩护观点:

被告人无法知道,也不应当知道该经营项目违反国家规定。本案涉及的经营项目尚不具有法律法规禁止性经营的规定。部分省市已经开始将将该经营项目作为民用试点应用。

2017425日齐鲁网新闻中心民生热点网页内容显示,国家规定不实行这个危险化学品的安全许可证。

根据《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条例》、《化学品物理危险性鉴定与分类管理办法》、《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等规定,对于混合物是否属于危险品应当经过鉴定来确认。

生产企业应当根据GB16663-1996国家标准规定对每批次产品均进行检验,符合国家标准方可出厂销售。本案中被告人有证据判断其所购买的山东某公司的产品属于合格产品。

质量分数检验报告不能证明本案所涉全部180余吨的质量分数均为88.9%。公安机关查口的3.039吨相比较180余吨,占比只有1.6883%

根据GB16663-1996国家标准3.1项、6.5条规定,起诉书指控扣押的产品与实物可能不一致,不能排除存在变质、被污染的可能。

闪点专项检测样品的本次取样标本不能代表实际物品。根据GB16663-1996国家标准第5项抽样的规定,本案取样的人员、取样方法、取样数量均不符合国家标准规定,鉴定意见不具有证据效力。

闪点专项检测的样品不能代表被查扣的实物,更不能代表被告人经营的全部。首先,专项检测报告显示采样日期与查扣日期相差34个月,远超过产品的国家标准质保期。其次,在公安机关查扣期间没有密封存放、没有专人保管、并且被人移动,无法证明被查扣物品与采样具有同一性、一致性,不能排除可能存在变质、被污染等因素。再次,该物品被移位但没有任何记录,移动过程中是否存在污染、更换等均无法排除合理怀疑。最后,取样时没有与扣押时进行对比和确认一致性。作为液体,其体积、重量、颜色、密度、透明度等等均没有对比,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本次取样的液体与扣押时的液体一致。

综上,辩护人认为本案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人构成非法经营罪。

希望杨某能够尽快从这段经历中走出来,开始更好的生活。生活不会轻易辜负了你的努力,如果你感觉还没有向好,那可能是努力的还不够吧。天气凉了,多努力一点儿,才能更温暖。